樱花猫又

AD ASTRA

请大家去举报厦门大学教授赵燕箐

如题。

此人在第十八届蓝筹年会上公然表示要把生孩子和资本挂钩,生孩子的和不生孩子的社保和养老金都要不一样,不生孩子的人就没有保障房,和生孩子的人比起来资本份额就要下降。

大家可以通过手机下载国务院APP举报这个人,理由是他宣扬违法言论、污染Zheng zhi生态。公民有不生育的自由是宪法里的内容,望周知。

今天不站出来,明天站不出来。

线索征集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在12月28日有一个男性用泼硫酸的形式袭击了两名女性,据传一名受害者已经去世(最新进展:伤者共三名,均无生命危险)。据知乎相关问题下的描述,嫌犯疑似incel(原意为非自愿单身者,后来演变成了一部分无差别仇视和攻击妇女、具有反社会、反人类倾向的男性形成的小团体,部分成员已经针对无辜的路人群体发动过多次手段残忍性质恶劣的袭击事件,在某些发达国家已经被定义为kb主义)。

特此希望大家积极扩散,积极收集相关线索。

保持清醒,保持愤怒。

最新进展,受害者者共有三名,均无生命危险。

Let Us Be Heard

继续。

为了解决百度云盘缩图的问题,有需要举报最丑爬行者举报途径汇总的小伙伴请私信给我留一个邮箱地址,我会统一发送原文档。

【焦恩俊生贺广场】天大寒,温酒煮梅香

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陆游《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

 

 

前言:罐罐生贺的赶工产物,焦剧角色拟动物注意,原创角色视角(主要起剧情推动效果)注意,大家都变成小动物一起开猫咖的傻白萌故事。每个角色对应的动物列表在结尾,大家感兴趣可以自行查询。

“多亏这个世界有猫啊,我们才不至于在孤独中坐以待毙。”

 

XXXX年11月7日       星期四      大雪

 

今天下雪了。

虽说这个地方的雪一直来得很早,但今年来得分外地早。而且这第一场雪就很大,屋檐上的积雪已经有了十几厘米厚,这个地方本来就没有多少太高的建筑物,这一下雪简直变得像童话里的姜饼屋一样!今天早上我去店里的路上也可以顺便欣赏一下雪景,店里的小家伙们应该也会开心的吧?毕竟猫咖里长毛的小可爱不止一个,平时我一直担心的都是他们会不会太热。

 

虽说欣赏雪景,但店面也很快就到了。店里的灯都没开,因为外面是阴天的缘故就显得更阴暗,只有柜台下面的恒温箱还泛着暖黄色的光。雪宜和平时一样围着温仪盘成一个金黄色的圆圈,听到我开店门的声音也只是稍微动了动信子,表示“我知道了“。说实话,比起店里的很多猫猫,雪宜倒是更有主子的范儿,也多亏了他,我的店永远不用担心有人会偷收银台里的钱。寒衣也和平时一样趴在柜台上睡成一团金红色的大毛球,睡得很香,似乎完全没察觉到我进门的声音。天霸因为毛薄怕冷的缘故,钻到了收银台下面由恒温箱和暖气组成的角落里。他藏得很好,要不是他作为孟加拉豹猫的大长腿无处安放,从柜台边上伸出了一只有着粉色肉垫和雪豹玫瑰斑的爪子,我可能要过好久才会发现这只一向活泼好动的小雪豹躲在这里。

我轻手轻脚地走过空无一人的店面,回到猫猫们的房间开始每天惯例的老三样-添饭、换水、铲猫砂。我一进门,正看到一团黑熊一样的巨大毛球像铁塔一样矗立在水槽旁边——是店里的铁包金大藏獒铁传甲,一向靠谱的他这会儿已经把大家的空饭碗都叼进了水槽。听到我的脚步声,他转过了狮子一样的大头,深陷在眼窝里的琥珀色眼睛里写满了无奈。

“怎么了,传甲?你家少爷又怎么了?”我看他一副操心孩子的老父亲模样不由得好笑,走上前去摸了摸他的头,“又偷酒喝了还是又捡回别的小可爱了?”

 

铁传甲摇了摇头往外看去,还煞有介事地叹了口气。我顺着他的目光往外看去,只见咖啡馆的后院已经被白雪覆盖,银装玉裹煞是好看。更加好看的是在雪地里吐着大舌头摇着大尾巴撒欢的阿飞和铁传甲的宝贝“少爷”,也是我家店里的——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太好——“头牌“猫猫,寻欢。他是一只漂亮的海豹山猫双色大布偶猫,海蓝宝石一样漂亮的大眼睛、化了妆一样的面部花纹、蓬松丰厚的米白色长毛和温柔绅士的性格让他成了店里最受欢迎的小家伙,还有着一手堪称妙笔生花的文案本事,下到代写语文作业上到店面宣传文案都是手到擒来,他要是个人还生在古代,中不得状元起码也得是个探花。只可惜他身体一直不太好,并不是很爱动,也不是每天都能出来跟大家见面。可是一向不爱动的他现在却像吃多猫薄荷的敏之和天霸一样追着阿飞来回撒欢上蹿下跳,身手之敏捷和雪仗里在空中飞舞的雪球好有一比。他这份运动能力简直以一己之力洗刷了布偶猫这个品种运动能力低下的名声,我现在终于弄明白了为什么店里的敏之和云翔这两个小恶魔从来不敢招惹他了……蹲在后门的哮天也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但鉴于他真正的主人——店里的镇店真君二郎还没有睡醒,他也只能蹲在后门不敢出去,瞪着一双可怜巴巴的狗狗眼看着我。

”好啦好啦,去吧。“我摸了摸他的头,虽然作为灵缇的哮天不像铁传甲一样有着厚实的长毛,但毛薄就意味着他比人类略高的体温可以毫无阻碍地传递到我的手上。然而他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尾巴,并没有出去,默默地在原地趴下,看着在院子里撒欢的一猫一狗。我也不管他,继续忙手上的活儿——把饭碗放进猫猫们专用的洗碗机、把前一天晚上准备好的甜点半成品分门别类放进烤箱、铲猫砂、再端着饭碗和水碗回到猫猫们的房间分门别类轻手轻脚地放好。店里绝大部分的猫猫还在睡:展昭喵和玉堂喵这一对欢喜冤家,一蓝一白一短毛一长毛即使睡觉也保持着张牙舞爪扭成一团的姿势;士杰喵和玉竹喵两个长毛宝儿像太极阴阳鱼一样乖乖地挤在一起,窝成两团蓬松的毛球;一向调皮捣蛋惹是生非的小恶魔云翔喵霸占了我椅子上的印花棉布椅垫,睡得四仰八叉,一点也看不出来平时在客人面前那副神似起司喵的、俏皮可爱的模样;毛薄的敏之喵在暖气旁边瘫成金红色的长长一条,嘴边和暖气上还沾着不少猫薄荷的渣子,一看就知道昨天晚上又吸猫薄荷吸得神志不清了;来我们这里打工的旭川小可爱本来每天都会按时回家看他的仔仔,但今天他成了猫薄荷的二号受害者,几乎是和敏之喵头顶着头地仰面朝天瘫在暖气旁边,雪白雪白的肚皮和粉嫩粉嫩的爪爪全都露在了外面。这屋子里唯一醒了的是东来喵,他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抖了抖一身罕见而华丽的紫丁香色长毛,慢慢地走到他的饭碗面前开始吃早餐。说句实话,他和敏之喵算是这全店里最挑剔讲究的两只喵了:小鱼干不带鱼籽绝对不吃,猫罐头除了固定的那两个牌子绝对不碰,水碗里的水不是矿泉水绝对不喝,盛猫粮的所有器具必须用玻璃的或者陶瓷的,如此种种不胜枚举。但是也没办法,谁让他们俩比较特殊呢——敏之喵作为阿比西尼亚猫,长期被人类驯化导致他们的体质天生比不得某些自然产生的猫种;加上他那一身丝缎一般艳丽闪亮的金红色毛发和无可挑剔、华美出众的外表,曾经在猫展上大杀四方,光是他的照片版权费就足够我支付店里的开销;卓爷喵是非常稀罕的紫丁香色喜马拉雅种猫,但比这更稀罕的是他的脑子。我一直觉得他就是言情小说里那种腹黑霸道总裁错投了猫胎,不管什么事情他都自有一套办法,从对付不讲道理的房东到直接以近乎赔本的价格盘下这家店面都是他的主意,环环相扣滴水不漏,跟他比起来我觉得我可能就是个……智障。

不过智障就智障吧,在喵星人眼里,人类可不就是愚蠢的存在嘛。出谋划策有东来喵,编写文案有寻欢喵,镇宅看家有雪宜和二郎喵,迎来送往打点账目有寒衣喵,打滚卖萌招徕客人有旭川喵和玉竹喵,甚至连店面清洁收盘子扫地这种活计都有可靠的铁传甲一手负责,我只需要煮煮咖啡做做甜点快乐地做个智障就够了。眼见卓爷喵吃饱了,仔细地清洁过自己之后开始举着蓬松松的大尾巴巡视领地,我也在二楼找了个沙发座舒舒服服地坐了下来,用养生壶煮上一壶香料浓郁的桂花酒酿,又洗了一盘子甜丝丝的西梅,披上披肩,拿起昨天开了头的猫毛围巾继续往下织。这个位置正可以挨着躺在店里制高点上、守着风铃睡觉的二郎和不知何时凑过去跟他挤在一起睡的君宝,平日里威风凛凛相貌堂堂如同狮子一般的两只巨大的缅因猫,现在睡着了看起来也是巨大的两坨毛球,二郎闪着金光的眼皮和长长的睫毛随着他的呼吸轻轻地颤动,鹅毛扇一般的银灰色大尾巴从栏杆的缝隙里软软地垂下,像藤萝的花穗,身上银色的虎斑随着他的呼吸缓缓流淌,像一条月光下银色的河流;君宝则像是河边被白雪覆盖的山岩,雪白的长毛仿佛在昏暗的室内微微地发着光。寻欢喵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他在经历了那一顿折腾之后浑身的长毛依旧蓬松柔软,轻轻地跳到我的腿上,蓝汪汪的大眼睛热切地盯着那一壶酒酿,整只猫活像一个行走在尘世间的、毛茸茸的梦。

“不行,猫猫不能喝酒,何况你身体还不好。”

我试图阻拦,但寻欢喵马上转过脸来,用那双令人心醉神驰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盯着我,小小地、软软地“咪”了一声。他的叫声就像一管子暖呼呼、蓬松松、软绵绵、甜丝丝的打发奶油,“噗”地一下在人心里炸开,任谁听了几乎都会一秒丧失理智,但我不行——

“好啦好啦,我去给你做桂花童子鸡吃好不好?”

“喵。”

听到这句话的寻欢喵满意地叫了一声,挨着我的腿趴成一团巨大的棉花糖。我把我的披肩摘下来,一半盖在他身上,一半盖在我腿上,他软乎乎暖呼呼的肚皮和四个肉球爪刚好挨在我腿上。

大概是累了,他很快就睡着了,“咕咕”地念着猫经,和壶里冒着泡泡的酒酿正是一出完美的二重奏。今天因为天气的缘故,生意应该不会太好,但这并不妨碍我和猫猫们度过宁静而美好一天。

突然想起陆放翁的一句诗来。

“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拟动物列表(按照出场顺序):

 

雪宜:白化眼镜王蛇,因为是白化种所以呈现出颜色深浅不一的金色花纹,非常漂亮。性格比较凶猛,但不知为何对原本作为饲料投放的兔子温仪情有独钟,目前和温仪一起住在咖啡馆收银台下面的大型恒温箱里。

 

温仪:普通的雌性獭兔,纯白色。原本是雪宜的上一个主人投放给雪宜的饲料,却不知为何被雪宜放过,并成为了雪宜的移动热源。目前和雪宜一起住在咖啡馆收银台下面的大型恒温箱里。

 

寒衣:红色火焰纹挪威森林猫,店里的收银员兼会计,负责操作收银机。总是笑眯眯的坐在那里,像是个大号的招财猫,不过据说有隐藏的“另一面”。

 

天霸:雪豹玫瑰斑孟加拉豹猫。活泼好动、身手敏捷、性格耿直,有着小号雪豹一样漂亮的皮毛和大长腿小细腰的模特身材,但因为毛比较薄也比较怕冷。不太喜欢别人摸他,比较独来独往。

铁传甲:铁包金狮头藏獒。原本因为体型巨大、性情凶猛但对主人忠心不二而一度炒出天价,在藏獒价格回落之后流浪街头,被寻欢喵手中救下,自此尽心尽力地担任起了寻欢喵的保镖兼保姆。和寻欢喵、阿飞一起住在咖啡馆里,会帮店主打理咖啡馆力所能及的日常事务。

 

寻欢:漂亮的海豹山猫双色大布偶猫,猫咪咖啡馆的看板郎之一。不请自来还带着一条大藏獒的神奇喵喵,热衷于往咖啡馆里捡各种小动物,阿飞就是被他捡回来的。他在花丛里仰望天空的侧脸照在网上疯传,海蓝宝石一样漂亮的大眼睛、化了妆一样的面部花纹、蓬松丰厚的米白色长毛和温柔绅士的性格让他成了店里最受欢迎的小家伙,还有着一手堪称妙笔生花的文案本事,下到代写语文作业上到店面宣传文案都是手到擒来。他要是个人还生在古代,中不得状元起码也得是个探花。只可惜他身体一直不太好,并不是很爱动,还有个喜欢偷酒喝的怪毛病,也不是每天都能出来跟大家见面……是真的吗?

 

阿飞:原本是被寻欢喵从街上捡回来的“小狼狗”,也就被店主和寻欢喵当狗养大了。然而后来被证实是一头未成年的北美灰狼,多亏店里的东来喵搞了暗箱操作让他被认定为“混血狼犬”而留在咖啡馆。面对表哥喵的时候行为举止和思维模式很像哈士奇,很多来店里的客人也都把他当做哈士奇。他并不会攻击客人,可喜可贺。

 

哮天:黑色的灵缇,幼年时期出生的狗舍倒闭,被主人扔出家门,被当时同为流浪动物的二郎喵和三圣喵收养,是二郎喵的宠物不是店主的宠物。奔跑速度非常惊人,有着出色的嗅觉,有他在店里永远不用担心丢东西,但在同等体型的犬科里正面战斗力非常差,曾经有过被二郎喵未成年的外甥沉香喵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黑历史。

 

二郎:银虎斑大缅因,店里的镇店真君兼看板郎之一。有着威武华丽如同银狮子一样的外表,鹅毛扇一样的大尾巴飘逸而蓬松,额头和眼皮上有着如同化妆一般的金色纹路,巨大的体型如同一只小号的山猫。他有着与威风英武的外表非常相符的性格,冷静自持、不怒自威,同时有着出色的责任感:在店长不在的情况下他可以主持店里的事务,在部分猫咪产生冲突的时候他也会主动负责拉架,是很让人安心也很让人放心的一只好喵。与人类的距离感比较强,但二郎喵其实很珍惜照顾他的铲屎官,运气好的话可以收获平时高冷男神范儿的二郎喵对你露出的微笑,非常可爱哦。

 

展昭:俄罗斯蓝猫,有着轻盈优雅的体态和漂亮的外表,性格认真负责、是待人接物很有礼貌也很斯文的一只好喵——本该如此,只可惜店里有他的欢喜冤家玉堂喵。两只喵天天的日常就是追跑打闹,玉堂喵不知为何似乎特别喜欢招惹展昭喵且乐此不疲,就连睡觉也会保持着张牙舞爪扭成一团的姿势。

 

玉堂:临清狮子猫,狮子一样的蓬松长毛雪白而柔顺,与清秀的面孔、湛蓝的大眼睛一起构成了玉堂喵华美的外表。本来他也有希望成为店里的看板郎喵之一,只可惜他过于活(调)泼(皮)好(捣)动(蛋),店主几次试图给他拍宣传硬照都宣告失败只得作罢。热衷于调戏展昭喵,两只喵天天的日常就是追跑打闹,玉堂喵不知为何似乎特别喜欢招惹展昭喵且乐此不疲,就连睡觉也会保持着张牙舞爪扭成一团的姿势。

 

士杰:黑褐色虎斑美国卷耳猫,向后卷的耳朵和微卷的毛发是他最显著的特征。活泼好动的小可爱,运动神经出色,但并不喜欢惹是生非(或者不如说胆子其实不太大)。擅长钓鱼,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把附近河里和水池里的观赏用鱼叼回咖啡馆送给店主或者别的猫……(来自店主的碎碎念:心意收下了,鱼还是不要再钓了吧)

 

玉竹:金色金吉拉猫。虽然已经成年了但还是长着一张奶猫同款的娃娃脸,配上一身奶黄色的毛,店中不少女性顾客的最爱就是这个小家伙。虽然武力值不低但绝大多数时候是软fufu的乖宝宝。

 

云翔:银虎斑加白美国短毛猫。长着一副起司猫同款的外表,在客人面前撒娇卖萌打滚翻肚皮,全套本事无师自通。但事实上他是个喜欢搞事的小恶魔,还很不幸是店里为数不多的运动神经比较差的喵,经常搞事不成反被打,被打了还会哭唧唧地去找铲屎官求安慰。不让人省心的小家伙,但因为出色的外表和业绩也总是让人对他生不起气。

 

敏之:红色阿比西尼亚猫。作为最早被人驯养的纯种猫之一的阿比西尼亚猫,敏之体质并不好,虽然运动神经尚可但论战斗力来说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战五渣。从小出生在顶级猫舍、娇生惯养的他对生活条件的挑剔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全店恐怕只有东来喵能望其项背。但他艳丽灿烂如同火焰一般的皮毛和华美端庄、无可挑剔的外貌和极其优秀的智商(主要体现在必要时候的公关能力上)曾在不止一次猫展上大杀四方,光是他的照片版权费就足以让铲屎官店主支撑店里的日常开销。(店主:还能说什么呢,自己迎回来的主子,就惯着吧。)

 

旭川:红虎斑加白英国短毛猫。并不是住在猫咪咖啡馆的猫,而是附近住家的猫。主人家境似乎并不太好,刚当上爸爸,为了给仔仔们和妻子挣罐头和小鱼干而来猫咪咖啡馆打工。很擅长撒娇卖萌打滚黏人,但只是营业性地黏人。因为表现出来的脾气颇好加上外表非常可爱(圆滚滚毛茸茸软乎乎)而经常被客人们抱来抱去吸来吸去,心累。一般打完工之后会回家看仔仔,但是偶尔也会被旭川带着去吸猫薄荷吸到神志不清。

 

东来喵:紫丁香重点色色喜马拉雅种猫。毛色罕见的喜马拉雅猫,独特的毛色和丝缎一样柔软细腻、油光水滑的丰厚长毛是他的特征。兼具斯文端庄和审慎精明的气场,一看就知道是虽然漂亮但明显不好招惹的喵。店里两大“霸道总裁”之一,对吃穿用度很是讲究(不过并没有像表哥喵一样喜欢偷喝酒的爱好)。虽然颜值很高,但是因为先天缺陷而与赛级品相失之交臂(左后腿略短一点),但除非扒开他的毛,否则平时根本没人看得出他有这样的缺陷。

在报酬合理的情况下不排斥被人摸毛(而且手感一流),运气好的话他还会蹦到人腿上趴成一团(@某幸运的血娘子小姐姐)。智商极高,善于出谋划策,只要他想就几乎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不少客人(包括店主)在看到他之后都表示自己简直失去了做人的资格。其实身手不比脑子差,战斗力很对得起霸道总裁的喵设,但卓爷喵的原则是能用脑子的事情绝不动手。

 

君宝喵:纯白缅因猫。和二哥喵一样是一只体型巨大的缅因猫,有着飘逸而显眼的纯白毛色。曾经因为美丽的外表而被很多愚蠢的两脚兽叫做”美女“,但实际上祖师爷喵是个已经上年纪的老爷爷了。是店里和蔼可亲、值得尊敬的老人家,周身散发着世外高人的气场。很会照顾晚辈,会乐呵呵地看着晚辈们在店里追跑打闹。因为上了年纪的原因,不太爱动,通常会在店里找一个阳光充足的地方趴着晒太阳。脾气很好,可以眯着眼睛任由两脚兽撸毛,甚至一撸两三个小时都不会动一下。不介意缅因猫巨大体型的客人冬天也可以把祖师爷喵放在怀里取暖,无论手感和保暖效果都是一流。

虽然现在看起来端庄稳重,但据说祖师爷喵的幼年和少年时代都非常淘气,有过不少的窜天猴黑历史(X)。

外表是人畜无害的大雪团子,但实际上战斗力十分惊人,仅次于店里的二哥喵,店里的两大隐藏boss之一(另一个是寻欢喵)。请大家珍爱生命,尊老爱幼。


既非顺风车,何不随风去

时隔一年
时隔一年,滴滴的“顺风车”服务再次上线。一年前顺风车受害女乘客的惨状犹在眼前,口口声声说着“整改”的滴滴拿出的所谓整改方案的一部分居然是对乘客性别的粗暴限制,不是采取措施预防伤害的发生,而是对潜在受害者群体更深的隔离和歧视。既然滴滴无视全体女性乘客的感受,那我们何必花钱买气受呢?

既非顺风车,何不随风去。

时隔一年,当年炸着毛、只有A4纸长三斤左右的两个小可怜已经变成了两头魁梧健壮、威风凛凛的“山大王”,每天举着尾巴在家里巡逻,俨然像两头狮子在巡视自己的领地。


(目前大麒麒十四斤,小黄黄九斤,抱着猫的笔者全长172cm毛重58kg……他们俩有多大请自行换算)

吾家有猫正年少 1

发布了长文章:吾家有猫正年少 1

点击查看

吾家有喵正年少,新手铲屎官和两只小喵的故事,不定期连载。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今天下午即将进家的两只小家伙,照片是在领养中心拍的。

欢迎回家。

英雄不该是权力的工具

如题。公开赛不升国旗,你们永远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能和你们生于同一个时代,是我的荣幸。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为国乒祈福。